您的位置:正文

且看公权与私情的博弈——观廉政豫剧《青石湾》有感

2020-01-22 17:33来源:一分时时彩-大发3d破解规律-五分11选5官网-大发3D日报责任编辑:薛芳芳

  那天下午,单位组织观看廉政豫剧《青石湾》。

  原以为无非又是一出空泛的说教剧,没想到那细致入微的心理刻画和人性关照一下子征服了我。两个小时的表演不知不觉就剧终了。

  从愚公剧场出来,天已黑透。我的脑海里还回荡着剧中人物震撼人心的道白和唱词。

  农民三德叔唯一的孙子宝根被豆腐渣工程夺去了生命,云阳市纪委书记慕素珍表态,已协调安排他去敬老院。三德叔说:“你就是给我安排个皇宫,俺住着也不能安心呀!”

  三德叔60岁时死去了儿子,儿媳改嫁,留下唯一的孙子。三德叔一口水一口饭,含辛茹苦16年,把孙子养大并送进了大学。孙子是三德叔的命根,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。我们无法要求三德叔像余华小说《活着》里的主人公富贵老人那样,哪怕亲人都死光,只剩下一头老牛,也要坚强地活着。因为富贵老人毕竟是一个文学典型,绝大多数人达不到他那种通达的境界。所以,当孙子死于非命,三德叔的精神支柱也就瞬间垮塌。他无法冷静,任何劝说在他的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,不能走心。

  慕素珍面对自己救命恩人全家的求情,面对即将被追究党纪国法责任的恩人儿子林志强,经过内心翻江倒海的斗争,最终下定决心:“是理驾驭法,是法大于情……职责在,我必须撕破这情网万层。”

  20年前慕素珍在青石湾支教时,该村突遇山洪暴发。村委会主任林长根危急关头救下慕素珍,自己却不幸被洪水卷走。慕素珍从此开启“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”的人生旅程。她把长根哥留下的孤儿寡母视作自己的亲人,悉心关照。特别是对长根哥留下的独子林志强,简直看得比命还重。

  青石湾镇原党委副书记、镇长林志强归案前的唱词“人生路上回头看,触法才知悬崖深……无情岁月不等人,留下悔恨伴终身”,同样让人警醒。

  林志强曾经是群众公认的好干部。在妻子眼里,他也是个死心眼、一根筋的人。然而,在亲情、友情的围猎下,这个原本正直善良、年轻有为的镇长,经过反复思忖、衡量,最终决定冒险,把居民安置楼工程承包给了妻子的表哥、自己的老同学刘向前。可他万万想不到,刘向前会偷工减料,造成居民安置楼尚未完工就倒塌了。

  “幸福楼”化为泡影,老百姓哭天嚎地。从此以后,三德叔能从失去孙子的切肤之痛中走出来吗?韩大娘在那个山村里还住得下去吗?秦玉芳如何面对熟人的眼神?如何安抚那个热爱歌舞、阳光向上的儿子?慕素珍呢?她的报恩路上又遇风霜,精心栽培的树苗突遭摧残,相信她会处理好这一切问题的吧!

  回味咀嚼这一悲剧,我仿佛看见那一层又一层牢牢织起的各种人情网,阻挡在前行的路上。但这网,也并非无懈可击。谁有能力战胜内心,谁就能冲破它,走向光明。谁若在它面前是非不分,谁就有可能被它缠绕窒息。

  慕素珍是怎样撕破那“万层情网”的呢?

  林志强出事后,慕素珍如万箭穿心。林志强的妻子秦玉芳又来说情,以 “金无足赤、人无完人”“志强是个好干部”为丈夫开脱罪责。慕素珍在理解的同时直言相告:“情归情,法归法,无论是谁,一旦迈过了法律这道坎,谁也救不了他。”

  这时,秦玉芳双膝跪地,唱道:“爹救你荒坟孤冢不图你把恩报,念志强你苦苦栽培这棵弱苗……查办志强你会不会升官加薪地位更高?这一案你若能青史把名标,我情愿陪着志强去坐牢……”

  这段唱词真是发人深思。在我看来,玉芳一方面混淆了私情与国法的界线,另一方面又混淆了个人升迁与担当作为的概念。似乎执行了国法就是冷酷无情,似乎依法履职就是为了个人升官加薪。正是这种扭曲的人情观,让玉芳理直气壮地去找恩人说情,并以亲情相逼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当慕素珍好不容易说服了秦玉芳,韩大娘又抱着丈夫林长根的遗照上了场。韩大娘的唱词也是软中带硬,让人听了百味杂陈。她唱道:“百亩地独苗一棵惊风雷,高抬贵手莫摧毁……你是书记在高位,呼风唤雨显神威……活人求你行个善,死人求你发慈悲。阴阳两界一日会,你想想东山头长根救你尸骨碎,二十年孤孤单单望子成龙那个荒坟堆。”在韩大娘看来,摧毁林志强这棵弱苗的,不是因为本人触犯了法律,而是因为慕素珍不仁不义,所以要求她行个善,发发慈悲。如果慕素珍还是不听,那就以那个荒坟堆进一步从心理上给20年来从未忘记报恩的慕素珍施加影响。

  但是,慕素珍头脑很清醒:“不是我没心肺,不是我人情绝……这是国法不能出卖不能亵,怪只怪这道坎他不该跨越,质弱怎怨西风烈?”

  这就是慕素珍。她既懂得怎样报恩,又懂得如何维护国法,而不是用手中的公权力,去还私家的人情债。

  同样面对这层层人情网,林志强和他的妻子就没有慕素珍那样的定力。林志强母亲生日那天,开发商刘向前以林妻表哥的身份,又加之与林志强老同学的关系,送了一份比较贵重的贺礼。

  刘向前绝口不提请托之事,却拿一些似是而非的歪理学说来对付林志强的拒绝。什么“一半清醒一半糊涂”“政绩你得有,收入你也别含糊”“当干部就不能有三朋四友了,不能有人情往来了?”等,说得林志强不知该说什么好,秦玉芳则果断收下表哥的这份厚礼。

  这其实就是刘向前的敲门砖。只可惜秦玉芳还沉迷在单纯的亲情里。林志强对此虽有警惕但经不起妻子及其表哥的亲情裹挟,身不由己,陷入泥潭。

  刘向前第二次去找林志强,先以借为名,后以象征性的成本价,直接送给秦玉芳一把三室两厅新房的钥匙,继而提出承包居民安置楼的请托事项。

  为了让“一根筋”林志强答应帮忙,刘向前先是一番洗脑:“论亲戚我是你表哥,论交情咱是多年老同学……”并许诺挣了钱不会亏待他。

  见没有起到作用,秦玉芳接着以亲情感化,回忆上学时昏迷被表哥相救,这些年表哥又经常贴补。见林志强有所迟疑,她进一步吹风:“多年来干工作你小心谨慎,也没见你官多大平步青云……表哥他好心帮咱念的亲戚近,一张口就是原则疑鬼疑神……难道说当干部就活该受贫……”

  秦玉芳的这一番“高论”强调的就是一个理:当干部要么图高升要么图富贵,否则就没有什么价值。

  林志强难以招架之时找借口想一走了之,无奈却被表哥拦住,非要得个“囫囵话”,加之秦玉芳的哭闹,林志强经过痛苦的抉择,决定以职权维系这份难以割舍的亲情,不相信“半空中落把刀恰巧插我指缝隙……”。

  然而,偏偏这半空中落下的一把刀,就砸到了林志强的头上……

  冒着淅淅沥沥的冬雨回到家,爱人接过我那被雨水打湿的羽绒服,挂到阳台的晾衣架上,怪我咋没提前给他打个电话好去接一下,然后招呼吃饭。

  晚餐是小米粥、葱油饼加小咸菜。

  一时间,幸福感溢满全身。(安安)



回顶部